Remix | 听 Joe Rogan 采访“社交困境”里的 Tristan Harris

倪爽设计顾问,倪爽设计工作室

今天做家务听了 Joe Rogan 的播客,嘉宾是热议纪录片”智能陷阱“里的硅谷内部人士 Tristan Harris。


我还没看这部片子,遇到热议话题我都会等一个冷静期,等微博、公众号各种逼大胡话都消停了,再客观地看。

我听这期播客,是想在看纪录片之前获得更多背景、外部信息。

这期节目两个半小时,做了无数家务还差一点没听完。

Remix | 听 Joe Rogan 采访“社交困境”里的 Tristan Harris 1
The Social Dilemma

The Social Dilemma 说的基于注意力的商业模型、用算法操控用户、高效算法导致科技公司掌握前所未有的改变人和世界的能力…这些都是实情。互联网行业每个公司都这么操作,每个合格的产品经理、产品设计师都明白其中的原理。不过多数人不理解它的影响力。

同样,表达观点时用什么话术,这在营销和产品运营领域也都是基本技能,每个合格的营销人员、产品运营人员都知道怎么给用户洗脑、怎么让用户下意识地接受信息、怎么左右用户想法还让他们感恩戴德。

有了这两个前提,我听节目时注意了两个问题:

  • 主播 Joe 作为普通人怎么反应?
  • 嘉宾使用了什么话术?

主播 Joe 很正常,表示了正常的、OMG 这个级别的担心,没有被嘉宾洗脑、控制话题。

他反复提及的不是 Facebook 的恶,而是苹果的善意,他赞扬苹果帮用户防止广告商追踪、控制使用手机时长,这些功能有助于用户的体验,但损害了苹果的商业利益。

他说了个特逗的:苹果地图不乱采集用户数据…所以那么难用!

嘉宾一直使用洗脑话术:

  • 比如举极端特例:他说 Facebook 们帮反疫苗、地平说、化学尾迹这些阴谋论者传播 – 举特例恰好是阴谋论者惯用手法
  • 比如引导听友脑补事实:他说 Facebook 影响了巴西大选,总统获选后下令铲除亚马逊雨林……他只说”影响“、”铲除“,不说具体程度
  • 比如拿环保锚定注意力算法,转嫁听友原有的恐惧
Remix | 听 Joe Rogan 采访“社交困境”里的 Tristan Harris 2
节目中被 Joe Rogan 采访的 Tristan Harris

忘了是 Joe 还是嘉宾说了一句,说 Facebook 老板 Zuckerberg 在听证会上被议员”拷问“时觉得挺委屈,大意是他也”不想“控制用户、只想赚钱。

相反,嘉宾在节目里不遗余力地控制听友的想法。

如果小扎说的是实话,这就很反讽了,愚民大杀器的 FB 并”不想“愚民,而嘉宾作为”拯救“愚民的精英,选择的方法反而是愚民。


节目听了一大半,Joe 问嘉宾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?

嘉宾泛泛地说了几个思路,都不是那么可行。

我想,这一方面是嘉宾作为精英,本来关注的就是想法而不是行动;另一方面,嘉宾他们不想使用对抗社交困境的最有效工具 – 社交网络本身(精英也需要站队)。

Joe 和嘉宾都否定了用户自救的思路,想想都没戏。


我一直强调独立思考,厌恶被少数人利用资源、技术、人性、社会不平等、信息不对称而操控。

比如”监视资本主义:智能陷阱“片名的翻译,就是典型的利用人性和信息不对等来操控用户,片名原意是”社交困境“,资本主义、智能、陷阱都夹带了额外信息,控制你的第一印象。我很高兴能在看电影之前听到这么多信息。

在强大的社交网络和缺德的大公司面前,在不可逆转的社会变革面前,我们作为个体,很难既利用社交网络又少受它操控。

我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,是舍弃不必要的社交肯定,在大家都着急发言、着急证明自己很牛逼的大环境里,保持一点冷静、少受一点干扰,给自己一点独立思考的机会。

我从来不聊朋友圈、微博、推特上流行的热门话题,从来不看热议的文章、电视、电影。因为社会化阅读、社会化讨论,会强迫一个人去表达,以变成 Smart ass 为荣。

急于表达,就没时间观察现象了;急于观察,就没时间思考问题了;急于思考,就没时间学习别人的经验了;急于学习,就没时间创造自己的东西了。

Source

FIN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