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son 教授的有个观点挺好:极左人士的一个惯用方法是充分强调集体身份认同,遏制个人身份认同。微博上用户的群体行为是个很好的例子,大部分人(包括很多非常高级的、专业的、有经验的人)的本能反应,首先是站队

Peterson 教授的有个观点挺好:极左人士的一个惯用方法是充分强调集体身份认同,遏制个人身份认同。微博上用户的群体行为是个很好的例子,大部分人(包括很多非常高级的、专业的、有经验的人)的本能反应,首先是站队

倪爽设计顾问,倪爽设计工作室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