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国人说鲤鱼(其实就是四大家鱼们)有多难吃:“我爷爷教过我怎么煮鲤鱼,先弄点篝火,在弄点新鲜的牛粪,然后把牛粪包住亚洲鲤鱼,一直烤,直到牛粪烤干脱落,菜就烧好了。然后你把鲤鱼扔掉,吃牛粪会比较好吃,嗯。。。”

米国人说鲤鱼(其实就是四大家鱼们)有多难吃:“我爷爷教过我怎么煮鲤鱼,先弄点篝火,在弄点新鲜的牛粪,然后把牛粪包住亚洲鲤鱼,一直烤,直到牛粪烤干脱落,菜就烧好了。然后你把鲤鱼扔掉,吃牛粪会比较好吃,嗯。。。”

倪爽设计顾问,倪爽设计工作室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