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大型建筑总会陷入一些奇怪的较量中,摩天大楼争先恐后要做区域最高、世界最高,哪怕高过前人的只是一点点塔尖;桥梁也是越修越长,都想跨河、跨海做世界上最长的桥 我们为什么这么爱造玻璃桥?

倪爽设计顾问,倪爽设计工作室

FIN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