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部分工作是给互联网公司做产品设计顾问,例如指导 PM 和设计师工作,顾问没有管理权限、只能以德服人,所以特别折寿。我另一部分工作是品牌设计,这块相对愉悦,有些奇怪的设计需求还蛮有趣。本周新任务是设计跳伞服(视觉部分、不涉及功能),应该能抵消一部分 PM 那儿积累下来的戾气 https://t.co/TIgwOQ8cYS

我一部分工作是给互联网公司做产品设计顾问,例如指导 PM 和设计师工作,顾问没有管理权限、只能以德服人,所以特别折寿。我另一部分工作是品牌设计,这块相对愉悦,有些奇怪的设计需求还蛮有趣。本周新任务是设计跳伞服(视觉部分、不涉及功能),应该能抵消一部分 PM 那儿积累下来的戾气 https://t.co/TIgwOQ8cYS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