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最后一天的工作/一心多用会脑残

作为“全流程设计师”,我帮客户解决业务流程中遇到的各种设计问题。

因为这个工作性质,我会同时为几个客户,提供几种完全不同的服务。客户有时候会忍不住问我:你是怎么“一心多用”的?

不妨拿2016年这最后一天为例,看看我到底是怎么“一心多用”地工作。

当天第一组事情是为 A 博士做书籍装帧设计。封面和内页设计早已完成,现在要根据作者的校对稿,修改设计稿。这是本偏学术的专业书,英语里夹杂几种外语,几乎没法读,修改起来特容易走神。花费1小时,使用工具是 InDesign。

第二组事情是为 X 总做品牌设计。任务最初是设计子品牌 logo,偏视觉设计;最后任务扩展成了独立新品牌的定位和推广,偏营销。前面我已完成 logo 设计,制作了大把使用范例,眼前工作是按品牌推广需求,来编写 logo 的使用规范。花费1小时,使用工具是 Sketch 和 Brackets。

第三组事情是为我自己工作 – 把我的个人网站改成 https。Google、Apple 们这么使劲推 https,现在我把申请证书、设置服务器的流程都走通了,将来随时服务需要 https 的客户。之前有准备,这次花费时间0.5小时,lucky!使用工具是 Google 和浏览器。

当天最后一个小事是 C 公司网站下面的版权信息。上次手贱把年份写死成了 2016,这次我老实了,直接改成用 php 取时间。5分钟,使用工具 Brackets 和 FTP 客户端。

所有事情忙完,时间是12月31日凌晨3点,碎觉。

31号白天没有安排工作,留给家人。

看完这一天工作的例子,你应该明白了:其实我并不会“一心多用”,每次我只专注一个事情。

我和很多人一样,把每天的工作时间切成了片段,也就是人肉版的“分时操作系统”、“时分复用技术”。很多老板、高管的时间被切分成10分钟、15分钟的小段,我没有那么变态;按照我的工作性质,我会把时间切分成1小时的片段,一次连续工作0.5~3个时间段。

我的不同在于:相邻的时间段里,我会刻意安排完全不同的工作。比如第1个小时设计信息架构,第2个小时画卡通小人儿 – 虽然连续工作了2个小时,但分别用了大脑的不同部分,我得到了动态的休息。

下面的图片是我前几年从杂志上翻拍的,观点很好:

倪爽。一心多用会脑残